首页 旅游日记 乌镇。

乌镇。


乌镇

江南乌镇,水流四方。以前东南西北都有栅。栅是水上的门,夜间关栅,可防水贼。东栅、西栅、南栅和北栅的地名由此而来。时光流逝,原来的旧栅早已不见,两道新栅立于东栅和西栅,它们不是以前为防水贼的水栅,而是进入东栅和西栅景区的收费闸口。

南栅是免费的。从进入南栅的老铁桥上望去,运河边上的民居一间挨着一间,紧紧挤在一起。临水的一面外墙残旧,刻满了岁月留痕,再好看的金色阳光也遮不住老去的容颜;临街的一边稍微好看一些,不少老屋已做修葺,略加装饰,变身商铺食肆。东栅和西栅的旅游之风已吹到了南栅,旧貌正在慢慢变新颜。若有大型旅游开发商进入,翻天覆地,也是指日可待。

北栅在卖鱼桥以北,听说还是老样子。卖鱼桥下河岸边那段浸入水中的石阶梯旁,几十年前曾经停泊过从上海开来的小火轮。小小乌镇,从来都是通江达海。

东栅景区入口对面的广场上有座古戏台,是清朝乾隆年间的旧物,飞檐翘指蓝天,秀逸雅致。台上女演员古装浓颜,伸出兰花指,唱的是本地桐乡花鼓戏。有谁知道乾隆年间台上唱的是何种腔调?

乌镇至美,当属西栅。西栅迷人之时,是在夜晚。

坐渡船缓缓漂去,漂向灯火阑珊处。

西栅大街上的灯光亮得恰到好处,不张扬刺目,用温馨的黄色柔柔地洒在青石板小街上。略显昏暗的色调,正好烘托出古镇的味道。街道两旁的商铺同样是灯光柔和、没有吆喝,既体面,又从容。

西栅景区里没有原居民居住,原来的住家经过修葺改造后变成了客栈或店家,外面是木雕窗花的老样子,里面是符合现代起居的新客舍。都说古镇里没有了原居民,古镇就没了生气,可西栅景区里处处活色生香的氛围,似乎正在努力改变人们的固有观念。

时而身旁会伸出一条狭窄的巷子,暖黄的灯火里,靠墙摆放着几张方桌长凳,佳人对坐,轻声细语,说的全是儿时的记忆。

信步前行,经过一处并不十分惹眼的宅院,跨过门槛一望,里面竟藏着一个很大的建筑群。前有一石牌坊,借昏黄的灯光走进细看,古旧的横梁上依稀刻着“六朝遗胜”、“梁昭明太子同沈尚书读书处”。呵,一千五百年前的南梁太子萧统,除了在镇江招隐山筑台读书,竟还曾跑来乌镇的西市河边筑馆阅读。昭明太子寿短,其遗迹倒是留世久长。小小的西栅里面,还真的藏有龙迹。

西栅之美,离不开水,更缺不了灯。西市河上的一座座玲珑石桥,经过灯光渲染,就为灯影里的西栅添上了一道道亮丽彩虹。比如定升桥,一道飘逸的弧线轻盈地飞过西市河,弧线下是一大两小三个一气呵成的半圆桥孔,就像画家在素描本上简练的速写;桥的本体在灯光勾勒出的轮廓里化作浅黄的光晕,桥旁的绿树在散射的灯火里随风轻摇,如真似幻;一轮弯月在桥的上空安静地微笑着,她也在愉快地欣赏用灯光绘就的美轮美奂的西栅夜景吧。

过定升桥到对岸,沿女红街走一小段,见到一堵高高的白墙,古朴的外表里面是富丽堂皇的枕水度假酒店。枕水,多么诱人的名字呵。见到她,就有了再来一次乌镇的冲动。下一次的乌镇之夜,能在西栅的枕水度假酒店枕水而眠吗?


乌镇

乌镇街景


东栅


东栅

休闲时光


东栅

撒娇


东栅

东市河边的老房子


东栅

景区外桥上的石狮子


东栅


东栅

双狮守东栅


东栅

清朝乾隆年间的戏台


南栅


南栅

福兴桥旁的老屋


南栅


西栅夜游

草本本色染坊


西栅夜游

草本本色染坊


西栅夜游

景行桥


西栅夜游

乌镇大剧院


西栅夜游

茶楼


西栅夜游

西市河


西栅夜游

西市河


西栅夜游


西栅夜游

古牌坊


西栅夜游


西栅夜游


西栅夜游

庭院深深


西栅夜游


西栅夜游

西栅月夜


西栅夜游


西栅夜游

河边小酌


西栅夜游


西栅夜游

门里乾坤


西栅夜游


西栅夜游


西栅夜游

树与楼的亲密

关于作者: cwhello

热门文章